大千“山斋”集古之大成

来源:http://www.qstr868.com 作者:首页 人气:187 发布时间:2020-03-21
摘要:张大千对王蒙的兴趣来源于石涛。上世纪初,张大千是推动石涛热的最重要的画家之一。但当这位20世纪初石涛的崇拜者追本溯源,找到石涛技法的渊源王蒙及董源、巨然时,对王蒙的

图片 1

张大千对王蒙的兴趣来源于石涛。上世纪初,张大千是推动石涛热的最重要的画家之一。但当这位20世纪初石涛的崇拜者追本溯源,找到石涛技法的渊源王蒙及董源、巨然时,对王蒙的研习则成为他终身不辍的功课。《仿王蒙雅宜山斋》即此种研习之精品。 王蒙《雅宜山斋图》本是故宫的收藏,但学习及临仿王蒙多年,十分熟悉王蒙技法风格的张大千,一看就知是伪作。在其《仿王蒙雅宜山斋》图上他题到,“故宫雅宜山斋图用笔冗弱,定非山樵真本”。研习王蒙已至炉火纯青地步的张大千,此时已有临习王蒙精品一、二十本的经历。从一石一树,一枝一叶,一苔一点之造型特征,乃至笔之提按顿挫,墨之干湿燥润,皴、擦、破、积,王蒙诸般技艺特征早已烂熟于大千之胸。张大千想利用他对王蒙画作之经验,再借此伪本之章法结构而还王蒙笔墨之本来面目。此即张大千于《仿王蒙雅宜山斋》中所题“予此幅参合林泉清集、青卞隐居二图为之,遂觉顿还旧观也”之意。现藏上海博物馆的《青卞隐居图》,张大千早于1919年就随曾熙、李瑞清二师在大收藏家狄平子家见过。这幅被明末画坛领袖董其昌评曰“天下第一王叔明”的作品的确堪称王蒙的上乘之作。加之大千收藏有王蒙《林泉清集图》的古临本,此本他已临习多次。且王蒙《雅宜山斋图》本来与王蒙《春山读书图》结构造型亦颇多近似处。张大千干脆借伪王蒙《雅宜山斋图》的章法结构,以自己熟悉而精到把握的王蒙笔墨之法,借《青卞隐居图》、《林泉清集图》二精品之笔墨技艺,再造一真正王蒙笔墨风格意味的《雅宜山斋图》。 从画面来看,《仿王蒙雅宜山斋》其山石多披麻、解索皴,用笔参差繁复,却又笔笔清疏劲健;王蒙特有的“浑点”、“破竹点”、“破墨点”或疏或密分布于山石树干之间,墨色丰厚清润,灵动多变,加之大千自称“树身略施赭石,则我法也”的苍劲树干,把王蒙笔墨苍润劲健丰厚多变的特征做了再糅和与再创造。画面结构满实繁密,而又以泉瀑屋宇云霭予以浓淡疏密的处理,亦属王蒙山水的满密而不失空灵的典型风格。 《仿王蒙雅宜山斋》为张大千多年研习王蒙山水画技法的结晶,是张大千创造性地糅和多幅王蒙作品技法于一炉的独特创造,无疑又是今后泼墨泼彩的全新创造得以产生的基础。上世纪60年代末,《长江万里图》、《黄山前后海》、80年代初《庐山图》那种泼墨泼彩满实繁密,却又充满着笔墨勾皴山水细节和空灵氛围的巨幅山水画上,我们还能一窥《仿王蒙雅宜山斋》等仿古作品的内在神韵。艺术不以新旧论高低,而以创造为鹄的,新中有继承,旧中有创造,此亦新旧辩证之使然。《仿王蒙雅宜山斋》在张大千辉煌的艺术人生中,有其不可或缺的阶段代表意义。

上海朵云轩2011秋季艺术品拍卖会将于2011年12月14日至16日举槌。张大千先生早期研习古典传统高峰阶段之精品,《杜甫诗意图》、《竹院访友》两件珍稀拍品现身拍场,此二作品是研究张大千辉煌的艺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珍贵实物资料,具有独特的历史意义与价值,足堪引起广大藏家的珍视。

编辑:admin

三十年代是张大千绘画生涯的第一个盛期,是他法古人,师造化的重要时期,由于清廷鼎革,故都北平旧家遗珍逐渐流入民间,深藏于深宫大院的历代名作也逐渐开始向世人开放,加之民国政府对于交通的开发建设,使得张大千拥有前人所无的饱看沃游的优越条件。在此期间,他由石涛而上溯宋元,开始了血战古人,集大成的努力。本次朵云轩秋拍推出的《杜甫诗意图》《竹院访友》二画,一仿石涛笔意,一学王蒙笔法,为大千三十年代习古之力作,有识者自当识之。

张大千《 杜甫诗意 》45.5601.5cm

出版:一、《瀚海十周年纪念》P354,文物出版社,2004年。

二、《张大千卷》P99,北京出版社,2005年。

三、《张大千精品集》P58,人民美术出版社,2011年7月。

四、《海上绘画》,上海书画出版社,2011年11月。朵云轩2011秋拍拍品

1936年,徐悲鸿为《张大千画集》作序,把张大千定位为画坛五百年来第一人。当时大千年未而立,而能博得画坛宗师如此盛赞,非惟同道间之惺惺相惜, 更可见其人其艺确乎不同凡响,足以往来千载而无愧色!

张大千血战古人、仿古乱真的超凡功力,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的不朽传奇。世人徒知大千擅仿古人笔迹,而鲜知其临古是为创新之需,非泥古不化之辈所可企及。张氏曾对友人论及临摹之意义:学习绘画,临摹是必经的一个阶段。但临画如读书,如习碑帖,几曾有不读书而能文的,不习碑帖而善书者?所以临摹必须撷各家之长,参入自己的心得,最后要化古人为我有,才创造自我独立之风格!这可视作大千习古至勤的夫子自道,更道出了其血战古人的真正目的所在。

理讲千遍不如观画数轴,作为大千先生临抚功力最直观的例证,当然是他那些笔精墨妙的不朽画作。且让我们从本届朵云秋拍推出的两件大千作于三十年代的山水墨宝中探究其笔墨秘奥所在。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初石涛热的主要推动者之一,世人皆知大千以善摹石涛画作名世,堪称清湘老人后身,有关他和石涛画作之间的故事演绎了画坛上的多少佳话。石涛上人天才横溢,山水、花鸟、人物无所不能亦无所不精,更能不拘成法,超越千古,得山川之蒙养,写一己之性灵,自我作古,独立门户,为后世画人开一大方便法门。越三百年,又横空出世一大千,其笔底逸气纵横,深得清湘老人笔意,水墨氤氲间,已觉生气拂拂从十指间出焉。

此卷《杜甫诗意图》为大千赠老友北平第一名厨春华楼掌柜白永吉之作,白氏和大千关系非同寻常,大千每年必为其作手卷一幅,至于其他中堂、屏轴之类更不在话下。此卷为1935年张大千在和于非闇等同道好友聚会时即兴挥洒而成,在数个时辰内能画出如此寻丈巨作,足可见大千对于石涛研习之深入,技巧之精熟。是卷构图由右往左,布局疏密相间,开合有致,笔墨浓淡相间,节奏丰富。卷首长松挺立,岸柳摇风,溪桥横斜、坡坨纵横,中段峰峦叠嶂,拔地参天,密不透风,山峦后庭院错落,更显一派生机。末段又豁然开朗,江上山亭屹立,舟楫飞驰,大江东去,一泻千里,极为快意!此卷笔墨极为爽利,笔纵恣肆,破墨淋漓,毫无滞机,且墨中融色,色中含墨,丰富淹润,浑莽微妙,千里江山,宛然在目!大千此作较之石涛更多一种清逸之气,读之另人神畅,令人有千里卧游之感,所谓丹青胜于画工,观此卷可以为证!该画引首有溥心畲题杜甫诗意图四字,笔意苍茫中不乏俊爽之姿。此画造境苍劲险峻、郁勃飞动,兼而有之,与杜甫诗境相契合,堪称大千平生合作。

张大千《 竹院访友》 12555cm 朵云轩2011秋拍拍品

出版:一、《张大千学术论文集九十纪念学术研讨会》P137,(台湾)国立历史博物馆,1988年。

二、《中国近现代十二大名家精品集》P163,保利艺术博物馆,2010年11月。

三、《张大千精品集》(上卷)P77,人民美术出版社,2011年7月。

四、《海上绘画》,上海书画出版社,2011年11月。

展览:一、中国近现代十二大名家精品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0年11月10日~16日。

二、朵云轩海上绘画展,2011年11月。

著录:《张大千的世界》,傅申著,羲之堂文化出版事业有限公司,1998年9月。

另一件《竹院访友》为张大千1937年春所作,其时大千居北京颐和园听鹂馆中,朝夕研习丹青。当时大千年三十九岁,正值年富力强之时。三十年代是大千法古人,师造化的重要时期,由于清廷鼎革,故都旧家遗珍逐渐流入民间,深藏于深宫大院的历代名作也开始向世人开放,加之民国政府对于交通的开发建设,使得张大千拥有前人所无的饱看沃游的优越条件。在此期间,他由石涛而上溯宋元,对于黄鹤山樵王蒙尤为致力。

其实张大千对于王蒙的兴趣源自石涛,但当这位石涛的崇拜者追源溯流而找到石涛技法的渊源王蒙及董源、巨然时,对王蒙的研习成为他终身不辍的功课。《竹院访友》既是此类作品,王蒙的传世之作以《青卞隐居图》和《林泉清集图》为最,但此二件都不属大千先生所藏,而此幅原本就是大风堂中的珍藏,这使得张大千有了更多的时间与斯图朝夕相对,静心研习,在忠实的摹仿中也更多了几分自出机杼的自如。

此画的丘壑经营位置以宋元大山水法为之,画面上方兀立一主峰,林木葱郁,其山石多用解索、牛毛皴法,用笔参差繁复,却又笔笔清疏劲健;下方长松屹立,水车盘盘,屋宇俨然,桥上高贤策杖徐行,室中文士燕坐清谈。王蒙特有的浑点、破竹点、破墨点或疏或密分布于山石树干之间,墨色丰厚淸润,灵动多变,加之大千自称树身略施赭石,则我法也的苍劲长松,把王蒙笔墨苍润劲健丰厚多变的特征作了融合做了再创造。画面结构满实繁密,属于王蒙山水满密苍润的典型风格,而对于空间的处理则显现出大千的匠心独具,他以泉石、屋宇、溪流、寺庙、水车、山亭等点景之物巧妙调节画面空间疏密,画中茅舍井然、小桥流水、兰若隐现,比之王蒙构图的蒙塞排满更多了几许空灵,更画了不少点景人物以增强画的生机,使之具有人间仙境的感觉,这也许就是大千的灵气所钟。

也即是大千画中所题山樵真迹青卞隐居、林泉清集为最,大风堂所藏此幅亦是山樵平生合作的真正创作用意所在,可见张大千借用自己掌握纯熟的王蒙《青卞隐居图》、《林泉清集图》二画之笔墨技法,以自身的理解来改造王蒙画格,这亦当为现代中国画史上的一段佳话。艺术不以新旧论高低,而以创造为目的,新中有继承,旧中有创造,正所谓推陈出新,古为今用者是也!

本文由必威体育丿betway088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千“山斋”集古之大成

关键词:

最火资讯